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
在厨房幹侄媳妇偷情

提示: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铃∼∼∼∼鬧钟的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,我拿起了鬧钟一看已经是四 点半了,我爬出了温暖的被窝,然后穿好了衣服走出了门。

「啊∼∼∼∼」我迎着风打了一个呵欠,现在是盛夏所以四点多的时候天已 经亮了,我骑上我那老掉牙的三轮自行车准备去买菜。

我现在在一间小饭店内做帮工,每天早晨都要早点起来去很远的农贸市场去 买饭店一天所需要的菜,然后在回到饭店内把才择好等着老闆来检查。

说起我的老闆我就流口水,三十几岁的人了,身材虽然不是太好,但是却也 有几分魅力,每次一闻到她身上那廉价的化妆品味道我都会心潮澎湃,晚上打飞 机的时候都是拿老闆来做对象。

老闆的丈夫是这店里的厨师,做的一手好菜,他是我的一个远方亲戚,论辈 分我比他高,但是我的年纪比他小,所以在人前我就他哥哥,但是只要我们几个 人的时候他就会叫我小老叔,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的工资要比別人的多一点。我今年才22岁,本来应该上大学,可是我天生就不喜欢学习,所以留在家 里,家里的经济条件还可以总之够我挥霍的,后来爸爸看不过去了,把我送到了 乡下呆了两天,在城市里玩惯了的我对乡下有着浓厚的兴趣,所以在乡下也玩的 快乐,后来我的那个远房的侄子在城里开饭店,我閑着无聊就去帮忙,也可以趁 机赚一点。

老闆是同他丈夫结果有年头了,我在乡下的时候就听说他们是在学校就认识 了,后来因为越轨出了事被发现了,女方的家里人就找上了门,结果我那个大侄 子想不同意也不行了。

我正在摆弄车的时候,女老闆的房门开了,她穿这睡衣就在走了出来。

「小叔,不是跟你说了吗?买菜的事情就不要你管了。」女老闆按住车把说 道。

「反正也是閑着,总不能让我在这里白吃吧。」我把她的手轻轻的推开,当 然我的目的是占她的便宜。

「我和你一起去吧,看你的身子骨也拿不了多少东西。」她说。

「你还是去准备早饭吧,等会就有客人来了。」我说。

「好吧,叔叔你小心点。」她说完回屋子里去了。

我骑上了车然后上了公路。

老闆娘的名字我忘记了,不过我那个侄子经常叫她小翠,我有时候也叫一两 声,但是不敢在人面前叫。

小翠和我那个侄子的感情也不是很好,整天就是拌嘴,两人分屋住已经好久 了,不过一但工作起来两人就什麽也不说了,小翠人很能幹把一个小饭店打理的 井井有条,在家上这个饭店在一个新建的民办高校的边上,所以每天都会有学生 合民工来吃饭。

由于饭店很忙,所以我吃的饭也是一起做出来的,不过最近我发现了一件事 情,就是我的饭碗下面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些菜来,有时候是鸡蛋,有时候 又是大块的肉,开始我以为是我侄子给我弄的,可是后来我发现每次饭弄好了的 时候都是又小翠端来的,难道会是她?她不会是……

「嘎∼∼∼」我正想着的时候,一辆汽车在我面前紧急剎车。

「他妈的找死啊。」司机从窗口伸出头来骂了一句。

「对不起。」我说了一句感觉骑车进了市场。

当我买菜回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,饭店里我的侄子还沒醒,他负责做菜, 早餐的东西只是油条,豆浆等简单的东西,所以小翠和几个伙计就可以了。

「叔叔,要帮忙吗?」我正在抗菜的时候小翠看见了,她走了出来说。

「嘘∼∼別这麽大声,让人听见了该损我了。」我说。

「呵呵。」她笑了,都三十岁的人了笑起来还像个小姑娘一样。

她帮我把才搬到了厨房,然后又忙其他的去了,看着她的背影以及那丰满的 屁股我的阴茎甦醒了。我虽然好色但是胆子不大,在说不能只凭几个鸡蛋就说她 对我有意思那也太武断了,我用力的敲了一下头把我从想像中打回了现实。

饭店从中午起就很忙了,一直到夜里十一点多,直到最后吃夜宵的人都走了 才准备打佯。

「小叔,你休睡觉去吧,我来就好了。」我那个大侄子说。

「別总是这样叫,我听这別扭。」我说。

「不行,你的辈分摆着呢。」他说。

「好,那我这个当叔叔的就叫你先睡吧,反正回去我也是看电视睡不着。」 我说。

「嗨!好吧,我那里还有几张影碟,你要就去我那里拿吧,我先睡觉去了, 今天喝了点酒。」他说。

「去吧。」

他回自己屋子里去了,一会就把灯关了,煤气炉上我还烧了点水准备等会洗 脚,我看了看,还有几个碗沒有洗就挽上袖子准备洗。

「叔,我来吧。」小翠不知道什麽时候出现在我身后。

「好吧,这个我也不是很会,万一打破两个就不好了。」我说着退到了后面 靠在煤气竈上。

小翠开始洗碗,我在后面看着她左右晃动的身体,两个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 动作左右摆动着,由于她弯着腰,所以屁股绷的很紧,三角形的内裤明显的显现 出来,我盯着她的屁股看,想像着她三角裤下面那湿淋淋的小穴。

「吱∼∼∼∼」我只顾看她了,不小心衣服被火弄着了。

「啊!」我叫了一声,立刻扑打着身上的火苗,小翠回头一看我身上着了也 立刻过来帮忙。

她先把煤气关了,然后同我一起拍打着身上的火苗。

「叔,沒事吧。」小翠一边拍拍我衣服上被烧的黑黑的一片说。

「沒事,就是手烧的有点疼。」我说。

「我看看。」她说着一把拉过我的手,然后吹着我的手指。

我闻着她身上那油烟与化妆品混合的味道阴茎把裤子顶了起来,她专註的吹 着我的手沒有註意到我脸上表情的变化。

我控制不住了,勐的把她搂在了怀里偷情,还沒有等她弄明白是怎麽回事,我的 舌头已经进入了她的嘴唇。「嗯!!!」她用力的挣扎,但是不起什麽作用,她的挣扎更加激起了我的 慾望,我把她抱的紧紧的。

「啪啪∼∼」她的双手用力的拍打着我的后背,渐渐的她停止了动作双手搂 住了我的脖子开始享受我的亲吻。

我的舌头在她的嘴唇里搅动着,她的舌头开始还逃避我的动作不过后来随着 时间的延长她的舌头还是同我的肆意搅在一起。

我的手从她粗壮的腰移到了她的屁股上,双手用力的抓着上面的肉。

「恩∼∼」她的声音有短促变的绵长了,眼睛也微微的闭上,丰满的乳房搁 着衣服摩擦着我的胸膛,弄的我的乳头麻麻的。

她的手在我的背上乱摸着,身体也向我这边压来,我慢慢的后退,最后退到 了竈台上。

我的手掀开了她的上衣,然后像她的乳房前进,可是被她拦了下来,我于是 牙齿轻轻的咬住她的舌头然后扯动着,另一只手在她的双臀之间的缝隙出不断的 扣弄。

终于她护住乳房的手送开了,我的手顺利的摸上了她的乳罩。

我松开了嘴唇,一道唾液缐连在我们的嘴唇之间,我望着她的眼睛她,手则 用力的隔着她的胸罩揉着那对另人垂涎的乳房。

「死鬼。」她轻轻的说了一句,「不怕被你侄子发现?」

「他喝了酒睡死了吧。」我说。

「讨厌。」她说。

我把她靠在竈台上,然后扯下了她的上衣,她的乳罩居然是前开扣的,我很 容易的解开了乳罩然后将她红红的乳头含在嘴里用力的吮吸着。

「轻点嘬,我这里沒有奶了。」她说。

我才不管呢,我一边吮吸着她的乳头,一边解开了她的裤子,然后双手抓住 她的裤子两边用力一扯便将她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扯了下来。

「真是猴急。」她敲了一下我的头说。

我松开了她的乳房,然后把裤子拉了下来我那骄傲的阴茎露了出来,红红的 龟头上还有一块小小的胎记。

「啊??」她的眼睛看到我的阴茎后立刻瞪大了,她立刻蹲下了身体双手抚 摩着我的阴茎。

「给我舔舔吧,小翠。」我说。

她笑了笑,然后将鼻子顶在我的龟头上用力的唿吸着,仿彿我这里是新鲜的 氧气一样。

「味道好吗?」我问。

「好∼∼∼好臭。」她说着,伸出了舌头在我的阴茎上舔了起来。

麻痒的快感从我的龟头一直游遍了全身,我的腿都软了。

她的舌尖鉆入了我的尿眼中像个鉆头一样的用力的向里面顶,我则按住她的 头用力的把阴茎顶到她的嘴里。

她张大了嘴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,然后向吃奶般的吮吸着,我按住她的头前 后套弄着。

她的技术一般,牙齿几次咬到了我的龟头,不过她热热的口腔还柔软的舌头 还是让我很舒坦。

我把阴茎从她的口里抽了出来。

「幹什麽啊,我正嘬的好玩。」她说。

「啪!」我用阴茎抽打了一下她的脸,「我来给你服务啊。」我说。

「怎麽弄?」她站了起来。

我让她双手扶住竈台,她撅起了臀,有点发黑的阴户更加的突了出来,我蹲 了下来,然后双手分开她的屁股,舌头伸了出来舔着她阴户上的阴蒂。

「啊∼∼∼」她差点叫了出来,幸亏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嘴。

我的舌头开始在她的阴蒂上活动,每当我的舌头来回扫荡一次的话她的身体 都回抖一下。粘粘的液体从她的阴道里流了出来。

我用舌头舔了舔,好咸。

她扭动着屁股。舒服的哼唧着。

我咬住她的两条长形肉片不住的左右动来动去。

「嗯!!!嗯!!!」她咬住自己的手努力不使自己发出声音,看来我给她 太多的刺激了。

「怎麽了?我那个大侄子沒有让你这麽舒服吗?」我趴在她的耳边说。

「他连那个东西都不能用了,还能幹什麽啊。」她说。

「他的不能用了,就看看我的吧。」我说着,把龟头顶在她的阴道口然后用 力的顶了进去。

「轻∼∼∼轻点……」她说。

「好好。」我口里答应着阴茎却开始大力而有快速的抽动起来。

沒有想到她的阴道还是那麽的窄那麽的刺激,热热的阴道将我的阴茎夹的严 丝合缝我每抽动一下都带来极强烈的快感。

「嗯∼∼嗯∼∼∼」她双手用力的推动着竈台来使自己的身体前后的运动, 肥肥的屁股不止是前后的配合我还上下左右的摇动,弄的我舒服的都快忘记自己 是谁了。

她的前后左右的动着,看的我口干舌燥的,我双手将她的乳房握在手中用力 发揉捏着,手心里那中软绵绵并且又充实的感觉真是让我舒服到了天堂。「啊∼∼∼∼∼∼啊∼∼∼用力∼∼∼用力∼∼∼」她喘气着说。

「怎麽∼∼∼要∼∼用力了?」我也有点累,不过这麽舒服的感觉让我欲罢 不能。

我用力的将龟头顶到了她阴道的最深处,直到龟头碰到了花心才拉了出来。

「你的这个。∼∼∼∼这个洞真是舒服。」我压在她的后背上说。

「真的吗?那∼∼∼那你就∼∼∼∼用力点吧。」她说。

我更加奋勇的抽动,我忽然对她的屁眼来了兴趣,我每次插进她阴道深处的 时候她的屁眼就用力的一夹周围的褶皱都聚在了一起,当我拉出的时候她的屁眼 就放松了。

我用手指轻轻的扣着屁眼周围的褶皱。

「幹……幹什麽啊,脏死了。」她说。

我顺手从旁边拿起了一跟胡萝蔔,用力的插进了她的屁眼里。

「好痛,」她用力的夹住了胡萝蔔,「快∼∼快拿出来。」

「嘿嘿∼∼」我一边肆意的抽动着阴茎一边转动着胡萝蔔,她的身上忽然起 了鸡皮疙瘩。

我把胡萝蔔拉了出来,然后在上面吐了一些口水又用力的将整根都插入了她 的屁眼内。

「疼∼∼∼∼∼∼」她的疼的连声音都变调了,我高兴的欣赏着身下的她。

「快∼∼∼快拿∼∼∼∼拿出去∼∼∼∼」她用力的扭动着屁股开始打乱我 抽动的节奏。

我看她连眼泪都快出来了只好将胡萝蔔先拉出一半,较细的一半则还留在里 面轻轻的搅动着。

「咯!」她扭动的幅度过大,把胡萝蔔弄断了。

「哈哈哈哈。」我笑着咬了一口另外的半只胡萝蔔。

「嗯∼∼∼∼∼讨厌∼∼∼」她带着哭腔说。

「乖,不要哭,我让你更爽。」我说着把她反转过来面向我。 我靠在竈台上,勃起的阴茎沖着她,她顾不的屁眼中的胡萝蔔就贴了过来, 我分开她的双腿然后将龟头用盡全力顶了进去。

她半骑在我身上,双脚用力的蹬着地面,身体上下的晃动着。

我双手按在她的屁眼上,用力的把那半只胡萝蔔向里按一直到与我的阴茎向 会合,我用那半只胡萝蔔隔着一层肉摩擦自己的龟头,真是爽。

她一只手抱着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则把乳头往我嘴里塞,我也不客气,用力 的吮吸一番,一直到我的舌头有点麻了还沒有放口。

她的乳头连同硬币大小的乳晕被我一起含在嘴里,我的舌尖不知疲倦的摩擦 在着乳头上的凹凸,右手从她的臀挪到了她空閑的乳房上。

「啪啪!!」她的臀用力的砸着我的下身,撞的我大腿都疼了。不过这微微 的疼痛更加刺激我的神经,我右手用力的扣着她的乳房左手中指已经插到了她的 屁眼里顶着那只胡萝蔔,我借助双手的着力点用力的抽插着,一丝液体在我们抽 查的间隙顺着我的阴茎流了出来。

我感觉到睪丸处被风一吹凉丝丝的,用手一摸才知道是她那里流出来的,我 把液体用手指涂在她的肚脐上。

「啊∼∼∼啊∼∼啊∼∼∼」她疯狂的上下套弄着,我的阴茎已经麻痺了。

「我∼∼∼我∼∼∼∼∼」她我了半天沒有言语,手用力的扯着我的头髮。

「啊!」我感觉格外的疼,于是左手用力的捏她屁眼里的嫩肉,右手用力的 捏她的乳头。

「啊∼∼∼∼∼」她忽然大叫一是声,用力的向下一坐将我的阴茎顶在她阴 道的最深处后便不动了,同时她的阴道里的软肉从不痛角度一起收缩,我一时控 制不住,浓浓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。

「唿∼∼∼∼∼∼」我长出了一口气,然后把头靠在她的乳房上。

过了十几分钟后我们已经从激情中清醒过来。「我有你老公强吗?」

「当然了,他那东西有你的一半大我也就满足了。」她说。

「哦?那这算是我勾引你呢,还是你勾引我啊。」我说。「死鬼。」她站了起来,分开两腿,乳白色的精液从她的阴道中拖着长长的 尾巴滴落在地面。「啊!!」她用力的一撅屁股,半块胡萝蔔从她的屁眼中飞了 出来。「下次塞黄瓜好了。」我笑着把那半只胡萝蔔吃了下去。

后来,后来就不用说了,三十几岁的女人又缺乏老公的安抚当然难对付,我 们只要一有机会就做爱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而我饭碗里的菜也变的更多,肉也多了!!